黑龙江望奎83岁老兵因索要拆迁补偿父子三人被刑拘?

本站讯 前不久,记者接待了两位面容憔悴、眼浸泪水、声声喊冤的50多岁女子。经了解,她们是姑嫂关系,为了83岁的老父亲和40多岁的弟弟奔走呼号,四处上访,只是为了求得各级领导关注,能将蒙冤入狱的父亲和弟弟早日洗清冤屈。听着她们的声泪叙述,凭经验判断,不论是政府还是公安、检察院,绝不会滥用公权力,怎么会任性执法到那种程度?可是面对她们拿出的文字、音像等实证,又让你不得不心生疑惑。记者带着这些迷团于6月5日来到了望奎县,寻求答案。

廿年前的动迁款至今未给,如今又要动迁剩余房屋……

控告人刘威对记者说:我父亲叫刘均,今年83岁了,是一名退伍军人,1959年至1963年在某部队服役,该部队在当时是特一级战备单位,曾经为保家卫国出生入死战斗过。可如今,连自己的家园都保护不了,这公平吗?20年前,我家的一套房产在望奎县扩建南五道街的时候被强制拆除,负责此事的历届领导食言推脱,至今我父亲没有拿到一分补偿款。为此,我父亲上访十多年,问题始终无人解决。现在望奎县二中扩建施工,因我家剩余房屋与其相邻,他们想以低一倍多的价格让我们迁出。我父亲坚决不答应,找政府领导说理,”你们20年前的拆迁补偿款都没给我,这次还以这么低的价格来赶我走,你们这不是在欺负人吗……?施工方,采取到我家聚众捣乱、用工程铁栅栏围堵,甚至在我家房顶上悬架施工运料的塔吊等卑劣手段威胁我们,妄图逼我父亲就范。

83岁老人,在施工现场与自家相邻处搭建一小屋,就犯了破坏生产经营罪?

刘威向记者介绍:面对开发与施工方的百般刁难和威胁,我父亲一气之下拆掉了围堵他家安全通道的围栏,用几块木板搭建起一个简易窝棚住了进去,以此表示抗争。弟弟刘亚生劝父亲不回,无奈也陪他住下。女儿刘威心疼父亲和弟弟,送来了棉被,可第二天早上,望奎县公安局就以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先后将他们父子三人送进了看守所刑事拘留。第九天时,刘威被释放。刘威问办案的前进派出所于所长,我因为什么被刑拘?又为什么被释放?请给我一个理由和合法手续,竟然遭到对方拒绝。之后,刘威找到了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检察院检察长,求他们看在父亲年事已高、身体状况不好、又在看守所被打伤等分上给他取保候审……可一个月后,检察院却下了刑事批捕通知书。就这样,父子俩稀里糊涂的被继续关押着。

庄严而神圣的法律,怎么就被当做压制人权、讨价还价的工具?

据控告人刘威出示的录音和视频资料等证据,均证实了县政府、公安局、检察院有关领导前后都参与了这次拆迁补偿活动。

刘威介绍说:我父亲20年前被拆的房子是一处临街的商铺,150多平米;而本次将要拆迁的房子面积230多平米。我们家两套房总面积380多平米,按市价评估值三百多万。刘威给记者放了与于所长谈话的两段录音。于:你家原来那个房子没有房照,也就是50多万,加上现在要拆的给七八十万,应该满足了,谁家摊上这样的好事,算是祖坟冒青气了,结果你们还不满足,是老爷子想给儿女多争取点……”刘威说:我多次要求于所长给她父亲办理取保都被拒绝了,录音中于说:“你父亲有危害性不具备办理取保的条件。你要和你父亲谈妥了,这个协议能签,我跟领导说,他俩就放出来了……”前进派出所所长于本武,不知道得到了什么人的命令,居然用刑拘手段逼迫我父亲两处房产只能接受七八十万补偿。这是什么逻辑?我不明白警察是依法办案还是在借公权力参与拆迁?据于所长讲,他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那他的上级是局长,还是县政府?检察院擅自批捕,又是执行谁的命令呢?《刑法》规定:”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故意犯罪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过失犯罪的,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那么望奎县公检机关就刘均父子在施工现场搭棚的行为认定为“破坏生产经营罪”,且将年事已高、身体多病、危害较小的83岁老人刑拘关押,适用法律当否?据我所知2022年9月,望奎县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冯天元与一个姓高的持刀斗殴也是前进派出所于本武所长办的案子,于所长包庇放纵不管,默许双方和解,没有追究刑事责任,直到有人将此案件视频发到“抖音”上,被上级部门发现后,刑警队才把寻衅滋事的二人绳之以法。相对而言,究竟是我父亲、弟弟的危害性大,还是他们的危害性大呢?公检两家当时又是出于什么考虑的呢?

望奎县公安局看守所还存在着牢头狱霸

刘威气愤地向记者说:我父亲在里面经常挨打。前不久,于所长带我们去看守所,动员我父亲签协议时,我发现老人耳朵流血,鼻骨歪邪,就问是不是有人打你了?我父亲说他经常挨打,我求在旁的于所长用数码鹰拍录下来,并要求验伤、调查此事,也没人理我,也不给办取保候审。后来律师去接见我父亲、弟弟时,再次证实他们被打之事。我不禁要问:望奎县的执法者就是这样执法的吗?我四处上访告状,都无济于事,我在看守所蹲了9天,目前得了恐惧症和焦虑症,我到底是为什么被抓,又为什么被释放,没人给我答案。我现在才感觉到,望奎县的天是黑夜的,官员的心也是黑的!我盼着天快亮吧,能出一个青官大老爷帮帮我家,救救我爸吧!

望奎县官方面对记者采访不做任何解答,说明了什么?

记者来到望奎县委宣传部,向王副部长说明来意,想调查核实一下举报人所说是否属实,弄清真相和结果。王副部长随后便联系公安,但对方却以各种借口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至今,在没有收到任何官方解释的情况下,感觉到了控告人方的控诉应该是真的?

对于文中的各方观点,本文只是如实引述,并不代表媒体和记者的观点。媒体热切的希望纪检监察部门的早日介入调查,究竟本案的真相如何,还需要以纪检监察部门的调查为准。对于本案的进展,媒体将继续关注。(记者 梁欣)

相关新闻:黑龙江望奎:83岁老兵与子女因讨要拆迁款被刑拘释放时不给手续?

原文来自今日头条: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247026792995848764/

视频链接:

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247026792995848764/

https://www.ixigua.com/7248622439683818021?app=video_article×tamp=1687701706&utm_medium=android&utm_campaign=client_share&utm_source=wechat_friend&test_group=v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