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黑包工头”时东建遭遇道德诚信拷问: 所雇工人意外死亡分文未予补偿 山东家属在京苦等月余不能安葬

北京黑包工头时东建遭遇道德诚信拷问

所雇工意外死亡分未予偿  

山东家属在京苦等月余不能安葬

(连续报道之一)

2022年2月19日,伴随新春佳节的喜悦之情,山东省邹城市峄山镇店南村神德忠在邹城市香城镇大山阴村包工头时东建和峄山镇两下店村村民张建河到家里亲自邀请之下,一起踏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受包工头时东建的雇佣到顺义区从事建筑劳务工作。

谁也没有想到,这成为他的人生不归路。据工友介绍,3月22日神德忠在施工现场身体出现不适。23日下午3点多,他去上厕所时摔倒,没有送往医院救治。约6点,工友们开车拉他到40公里外的另一工地伙房吃饭,他因身体不适没有下车吃饭。7点多,工友们饭后返回车上,发现他已死亡。

24日,接到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刑侦支队民警电话通知神德忠死亡噩耗的神德忠妻子李合英、女儿神花母子俩及其他近亲共6人火速租车前往北京顺义料理后事。可时至今日,包工头时东建以种种借口分文没有补偿。神花极其亲属在京已经苦苦等待马上一个月时间,不能将其父亲妥善安葬。

26日,记者接到神花情况反映,驱车前往他们住宿的顺义区火寺路金润鼎商务宾馆了解情况。

见到记者前来,李合英哭泣着说:“怎么好端端的一个人一下就没了?”

神花告诉记者,她是独生女,其父亲今年55岁,平日身体状况非常好,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家庭生活来源的支柱。24日,他们赶到后,因她父亲在公安局停尸房,并没有见到他。时东建以住院为借口没有出现。

 

214_20220429205044d7cc9-1

 

无人照料,神德忠被发现在面包车上意外死亡

他们找到介绍人张建河及同村工友朱老三后打听得知,神德忠来京后本来一直被安排在顺义区高丽营镇闫家营村从事村民住宅建筑劳务工作,3月18日,他被重新安排到昌平区阳坊镇后白虎涧村工作。

 

214_20220429205012984bb-1

 

 

时东建儿子时龙龙(音)

与神德忠在同一工地的朱老三介绍,19、20、21日三天他正常在工地工作,22日上午,他在1米多高脚手架上捆扎钢筋,感觉不舒服,就下来抱着脚手架钢管。朱老三等上前查看,见他脸色发黄,腿脚无力,就电话通知老板时东建派车送他回到高丽营闫家营村工地窝棚。23日下午3点多,他去上厕所时摔倒,被厕所门口搅拌机工发现并给老板打电话,时东建安排他儿子时龙龙(音)前往处理。时龙龙安排工人派车把他送往医院,当时神德忠还能表示不要紧。6点多,其他5名工友一起坐车去食堂吃饭,把神德忠独自留在车上,无人照料。7点多,工友们饭后回到车上,发现神德忠斜坐在座位上,头靠车窗,已经没有呼吸,立即拨打120救护车。救护车赶到后,医生检查确认已经死亡,随进行报警处理。

神花大爷家哥哥神方喜告诉记者,我们到顺义公安局刑侦支队后办案民警告诉我们要等初步尸检报告出来,以确定是否被害、他杀等死因。时东建委托施某和他儿子时龙龙一起前来协商补偿问题,神花给出200万元建议,对方说回去汇报时总,但没有回复。

28日,神花和亲戚一起租车来到昌平区阳坊镇后白虎涧村神德忠发病工地查看,这里是一座在建的民房。现场工人向他们描述了当时神德忠发病的情况。

 

214_20220429204952c4ad8-1

 

北京市昌平区阳坊镇后白虎涧村神德忠工作发病时的建设工地

29日,神花给记者发来初步尸检结果:神德忠于2022年3月23日19时许在顺义区高丽营镇闫家营村暂住地发病后死亡,此案经支队民警现场调查,技术队民警现场勘查,法医对尸体查验,神德忠死亡案,根据现有证据,排出刑事嫌疑,神德忠符合猝死。

初步尸检结果出来以后,施某第二次前来与神花见面,说明死亡是突发疾病,并非他们主要责任,并询问补偿金额,神花给出60万元的建议。此后,尽管神花及亲属每日煎熬等待与问讯,对方再也没有回音。

4月4日,记者电话联系时东建咨询相关情况。他回答说目前正在住院,对事件过程不了解,已委托他朋友施某办理,并把施某联系电话给我。

记者随后致电施某,他回答说他只是时东建的朋友,并非律师,只是受朋友所托,从中传达信息,没有受时东建全权委托,补偿数额还是时东建做主。目前,时东建没有给他任何补偿数额的答复意见。

12日,记者电话联系施某,约好14日上午双方见面,再次进行洽谈。

14日,双方见面,施某与时龙龙一起前来见面。施某根据实际案情分析了需要补偿的补助金、抚恤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误工费、交通费、食宿费等费用,并提出确认分割责任。神花等提出双方都有责任,按照各半处理。施某说向时东建汇报。

27日上午,记者电话联系施某,他说时东建因为他没有能力处理好这件事,已经不再委托他从中调解处理。

27日下午,记者电话联系时东建询问他认可的补偿金额,他说明不再委托施某协调此事,并以没有钱、工人工资还签发、还有多起案件缠身等理由推脱,拒不说明补偿金额。

时至今日,针对补偿数额问题,对方没有任何明确答复。

对其父亲意外死亡,神花提出诸多问题:

一、他父亲平时身体非常好,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为什么会意外死亡?

二、他父亲22日在工地干活出现身体不适,为什么时东建到23日还不送往医院检查诊治?

三、23日下午,明知道他父亲生病摔倒,为什么不及时送到医院治疗,却把他拉到40公里外的另一工地就餐,不知道路上颠簸会导致他病情加重?更何况把他一人留在车里无人照看而导致其死亡?

四、法医仅仅排除刑事责任部分,他父亲真正死因是什么?

五、时东建一无公司、二无承建住房资质,在京多年从事建筑承揽工作,不签署任何劳务合同,不给工人缴纳保险,无视工人生命安全,当地建筑、劳动等执法主管部门为何从不监管?

六、我们全家在京已经苦等一个多月了,时东建拒不补偿分文,对此毫无道德约束、毫无诚信之人,当地政府是否应该将其列如失信人员黑名单?禁止其继续从事建筑劳务工作?

有知情人告诉记者,时东建已经离开祖籍邹城市多年,在京一直从事建筑工作,在京已经购买住房,全家搬到海淀区居住。他主要在昌平、顺义、海淀等城郊结合部待拆迁村承揽民房改建、扩建等建筑业务。部分民房扩建工程由时东建出资,目的是赚取政府高额拆迁补偿款。时东建自己没有建筑公司,所雇佣工人全部没有劳务协议,从不缴纳任何保险,工人没有任何安全保障。

神花表示,在向新闻媒体反映情况,曝光时东建毫无良知和道德底线的令人不齿行为的同时,她和母亲、哥哥一起已经向高丽营镇人民政府、顺义区信访局、顺义区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综合执法队等相关政府部门反映实情,对时东建违规行为进行查处,并建议将其列入失信人员名单,禁止其继续从事建筑劳务。

 

214_20220429204924bdb58-1

 

 

214_20220429204857e8624-1

 

 

214_202204292048378dd02-1

 

同时,她会向法院提起诉讼,通过法律手段,维护其正当权益,以慰其父在天之灵。

记者继续关注事件进展,予以后续报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