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求助维权 邢望力和张兰英再陷冤狱

Screen-Shot-2020-12-25-at-3.01.27-PM-600x400-1

2020年12月25日,河南维权人士邢望力和天津维权人士张兰英结伴进京上访,录视频控诉冤情,寻求外界关注。(视频截图)

一年多前,维权人士张兰英和邢望力结伴进京上访,先后被抓,皆被控在网上发布“不实言论”,近日分别被以寻衅滋事罪和诽谤罪判刑。律师对此表示,公民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利将岌岌可危。

4月19日,张兰英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张兰英的代理律师常伯阳日前向记者确认了此消息。

常伯阳表示,张兰英的判决书已经下来了。引发案件的导火索是她到北京上访。

去年12月17日,张兰英案在天津南开区法院开庭,张兰英的女儿及法院组织的几名工作人员参加了旁听。张兰英在看守所以视频参加庭审。

常伯阳为张兰英做了无罪辩护。常伯阳认为,张兰英因对国家机关的处理及与其有关的事务不服而在网上表达诉求,被以寻衅滋事追究刑事责任的非常罕见。网上发表文章与到国家机关投递申诉书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而公诉机关却将张兰英在网上表达诉求的言论认定为不实言论。网上表达是现代互联网时代实现上述权利的一种快捷有效的途径。如果张兰英被判有罪,那么公民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利将岌岌可危。

此前,天津律师刘连贺曾提出不起诉意见书,后因故退出代理张兰英案。

这已经是张兰英第二次被当地政府判刑。2015年8月她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期间父亲病世,90多岁的母亲无人照顾。

张兰英曾告诉记者,她出狱后即被公安局长警告,一不准翻案,二不准发声,三不准上微博。不准出天津市、不准露脸,“露脸就抓你!”“两会”期间她曾被黑保安用钢丝床顶住家门口,24小时轮班看守,令她数月足不能出户。

张兰英案受到外界强烈关注。张兰英原是建设银行天津某分行中层干部。2010年8月,她位于天津市南开区鞍山西道美湖里的私有住房被强拆,随后张兰英开始上访维权。2014年7月,她以视频和文字等不同方式在公开场合发表《退党声明》。

大纪元此前报导,由于当地警员无故对张兰英的姐姐非法传唤及骚扰,2020年12月25日,张兰英被逼再次到中共国家信访局中纪委登记上访。当时与她同行的还有河南息县维权人士邢望力。

当时,邢望力和张兰英曾录视频控诉冤情,寻求外界关注。张兰英剃了光头以示抗议,但未发一言。张兰英当晚即被天津截访人员带回,关押至今。

几个月后,邢望力偕妻子前往信阳罗山县看望维权律师江天勇并咨询案情,遭当地政府恐吓,他到北京邮寄信件时被截访后,同样再陷冤狱。

2021年4月,邢望力先是被以寻衅滋事行政拘留15天,后转为刑事拘留。去年6月18日被息县检察院检察官刘彦君以涉嫌“诽谤”时任息县县委书记金平、时任息县宣传部长李学超、时任息县公安局长刘洋等人批捕,先后两次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息县检察院的起诉书非常简单,称邢望力“捏造事实”,但并未提供客观证据,甚至以邢望力有被判刑的“前科”证明为首要证据,以李学超、刘洋等人的陈述为第二证据。

检察院及法院所指的诽谤,就是邢望力“组织、指使他人编写”的《致社会各界人士及网友的一封求助信》,信中讲述邢望力的儿子邢鉴5岁时遭遇棉麻公司司机酒驾,被扣压医药费,家人上访维权遭受各种打击报复的经过。比如,2008年邢望力在息县化肥厂北门建小楼搞生产加工纯净水,被强行关掉水管、砸门、偷鸡,村干部黄坤毒死狗被抓到。邢望力向息县城郊乡派出所长王亮报案,但至今不给予处理。

文中还提到,邢望力曾多次非法劳教、判刑。2016年8月底在息县看守所被钝器击打致头颅骨粉碎性骨折。而息县当局对外称,邢望力用纸绳上吊自杀,被同囚室人救下时头先着地。至今拒绝公布监室录音视频。

邢鉴告诉记者,这篇文章其实是他写的,也是他发的。“我爸爸都不会玩手机。我爸我妈被打了我还不能去说,我说了就等于他们犯罪了,这太扯了。”

邢鉴表示,这篇文章也是很严谨的,说白了就是一个求助信。文中请求上级职能部门予以调查,还原事实真相、严惩法律蛀虫,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如果这也是诽谤的话,太可笑了。

今年4月7日,邢望力案在息县法院开庭,没有直播。邢望力在河南息县看守所内参加视频开庭,邢望力的妻子徐金翠到法院听审,只能透过视频看到邢望力。4月24日,邢望力被以诽谤罪判刑2年11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4月18日,法院二次开庭。息县司法机关补充了7−8张材料,其中四张是邢望力儿子邢鉴的出入境记录。

邢鉴说,“他们认为是我爸指使我(出国)的。我出境那会儿,我爸还在看守所。他们的指控逻辑就是‘他们认为、以为’,毫无证据。”

他认为,张兰英案和邢望力案共同点之处就是他们都是蒙冤维权人士,多次被当局非法拘禁、判刑。他们也都是维权活动人士,以弱小之力对抗威权官僚,也都为这个社会贡献些许力量。当局罔顾事实,指控他们犯罪,视“依法治国”为无物。

“他们也都是因言获罪。提到公民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其实我们也可以提到一个问题,对共产党官员的控告、检举这方面的权利,应该着重提振一下。因为共产党的官员是不受监督的。”

他表示,他正在收集参与人权迫害的官员及其子女的个人肖像、从政及所涉罪行等信息。下一步将对这些人建档,实行终身追究,必要时向国际社会控告。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记者:李新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