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巫山:民生工程高山生态扶贫集中安置点一地两策行为折射开发乱象

据中国三农观察网报道:相关报道信息显示关于巫山县的高山生态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介绍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不仅是把人搬下山,更重要的是要通过搬迁,把“穷根”搬掉,把产业“搬”起来,才能让下山的农民稳得住,并逐步致富。搬下山需要资金,发展产业需要资源,如何破解这一难题?巫山县相关领导切合当地实际运用“五个结合”规划巫山战略。就是 “把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与县内正在进行的新农村建设、小城镇建设、乡村旅游发展等有机地结合起来,聚集各方面的资金和资源来破解难题。”在尊重群众意愿的基础上,因地制宜,合理选址,统一规划,集中建设,分户核算,统筹安置,并注重贫困户搬迁承受力而因地施政。并获得扶贫搬迁亮点纷呈。在主打高山扶贫搬迁工作的同时,巫山县的整体扶贫开发 坚持规划符合生态涵养发展的总体定位,符合可持续发展目标,切实搞好“三个结合”即结合城乡统筹,鼓励小城镇发展,结合乡村旅游发展,将生态扶贫搬迁安置点打造成全县乡村旅游景点;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将生态扶贫安置区建成该县首批美丽乡村示范区。
巫山县的高山生态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系总体施政为民的民生工程民心工程。在政府指导市场运作总体布局下,然而在高山生态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各项目中一处处打着扶贫安置点的楼房凸显巫山。其中不乏钻政策空子,违规地产开发,打着扶贫安置的名誉挂羊头卖狗肉,未批先建等众多违规项目拔地而起,绿灯在山高皇帝远的巫山县显得是那么刺眼。违规操作项目中饱私囊了谁?值得探究和深思!
21051Q00314-3161-0
在巫山县扶贫搬迁集中众多安置点中有一处名叫前头包的安置点(天鑫佳园)却一拖八年之久无法施工。因落实重庆市政府及巫山县政府统一布局,田某承建巫山县巫峡镇西坪村六社(前头包)高山生态扶贫集中搬迁安置点(天鑫佳园)项目。遂即流转了同村村民等数人的土地43.68亩,巫峡镇政府的关系是按照政府批文建设(前头包)的集中安置小区项目。该项目办理有《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乡字第2015-1024号)、县城乡建委关于核实巫峡镇集中安置点规划情况的复函(巫山建委函〔2014〕48号)、国土房管局项目用地预审意见(巫山国土房管预审〔2015〕66号)、重庆市国土房管局关于巫山县安置点建设项目用地规划符合审查的意见(渝国土房管〔2015〕172号)、重庆市关于巫山县乡村公益事业用地农有地转用的批复(渝府地〔2015〕2025号)等。据田某介绍是巫峡镇工作人员告诉他,巫峡镇是项目业主单位,负责办理相关建设手续,田某负责施工建设,因搬迁工作在即,可以未批先建让田某抓紧建设手续边建边办。遂即田某在巫峡镇政府的授意下,土地流转,基础建设,施工建设等投入了大量的前期基建资金。作为主管单位的相关部门却因未取得施工许可证,百般刁难要求停工不允许建设。因2015年巫山开展全县违法建筑统一整治行动,(前头包)集中安置小区项目因建设手续不完善,为响应巫山县政策落地实施。田某被迫拆除基建设备,这一拆就是近八年的申请完善。期间田某多次跑到主管单位的办公室完善手续,递交资料。截止目前遥遥无期的等待仍然杳无音讯。
21051Q00314-I95-1
与此同时,巫山县其他同一期批的高山生态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仍开发中。前头包安置点却动弹不得,主管单位理由及原因只有一个未获得施工许可证。5月6日下午,本网带着疑问,陪田某一同到主管单位一探究竟。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的某办公室人员很委婉地说:其他在建的项目有政府证明文件,当看到田某手中的文件后。说你这个需要去建委,归他们办。到不足五百米的巫山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的办公室,工作人员以主管科长外出学习只能下班后联系为由留下了田某的材料。遂即用短信发来了一个网络办理流程,让田某按照网络流程申办手续。试问如此简单的流程要走八年?是人为还是政策?究竟卡在谁的手上???
据田某介绍的诉求很简单:按照流程完善(前头包)集中安置小区项目建设手续问题。尽快将该地点继续为西坪村6社地灾户安置点建房也不白费埋在土里的数万元的基建设施。否则未批先建埋进土里的损失谁来买单?
巫山县境内基层政府政策面前默许未批先建,投入大量资金,严格执法,主管单位阻挠,损失谁来买单?在巫山县打着高山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的名誉违规建设施工的项目一地两策谁又该承担责任?真扶贫还是假开发?本网将持续关注。

来源:http://www.3ncy.com/a/shipinanquan/2021/0518/2817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