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维权人士邢望力被批捕 狱中遭殴打虐待

id12923953-xingFotoJet-600x400-1

河南维权人士邢望力,右手有残疾。照片摄于2020年。(受访者提供)

河南信阳维权人士邢望力在羁押37天后,被当地检察院批准逮捕,并传出他在监室受到殴打虐待。代理律师认为,邢望力上访没有刑事违法性,不符合逮捕条件,提出取保候审。

据维权网报导,6月18日下午,受邢望力家属的委托,律师联系了信阳市息县检察院负责办理邢望力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的检察官刘彦君,刘彦君告诉律师,“今天(6月18日)已经对邢望力批准逮捕。”

此前,律师在6月15日首次得以会见邢望力,了解到当天他在写控告材料时,遭8号监室四名在押人员拳打脚踢。

当天下午,邢望力的妻子徐金翠陪同律师前往息县看守所会见邢望力,冒着38℃的高温在看守所门口顶着烈日等了一个多小时。直至下午4点10分才允许会见。

邢望力的妻子徐金翠向记者确认,“他(看守所)不让律师进去,门口五个律师都不让进去,说律师证过期失效了,因为疫情没有(推迟)年检。”“门卫不让进,后来打电话给所长才让进,说了一个多小时。”

徐金翠从律师处了解到,邢望力受到殴打,四个人打他一个,他被打得手有些肿,头晕头疼。律师说,邢望力精神状态尚可,被打后中午气得吃不下饭。

徐金翠表示非常担心,邢望力在里面身体不好,别人又打他。“他说身体营养跟不上,让我给他带点东西。问题是不让带呀!上次带去的所长不让给,别人管送去俺的不让,我说俺当家的有病,跟不上营养。采买光是那方便面、火腿肠啊,咸菜,就这些东西。”

在此次会见中,邢望力坚持自己没有寻衅滋事行为,在北京期间没有任何的违法行为,他是被绑架回来的。邢望力还在律师会见笔录签名时写下“无罪”二字。

邢望力写了行政复议申请书、回避申请书、要求异地审理申请书等材料,看守所不让律师携带,称需交给他的办案单位,让他自行转交,律师只好将材料返还给邢望力。

徐金翠认为,邢望力无罪。“走个路就犯法,寄个信就犯法啊?说‘百年大庆’,俺又没干啥违法事,寄个信走个路还犯罪了?他出示身份证,被(北京警察)扣押在那儿,不就是这回事吗?”

第二天(6月16日),他们去息县检察院,把邢望力挨打的情况反映给管理监狱的检察官,对方表示将调监控了解一下情况。律师要求见检察官刘彦君,但只见到了她的助理。

“在检察院,有个公安说,大意说要整死邢望力。”徐金翠说。

据了解,律师多次前往检察院要求会见承办检察官、提交法律意见书被拒。律师在书面法律意见书中表示:嫌疑人不符合指控罪名,不应批捕,应当取保。

邢望力的儿子邢鉴表示,这些人没有任何的悔改之意,律师直接不见,又来个逮捕,没有放人的意思,感到非常邪恶。但是他绝不会放弃抗争。

上访等同犯罪?
今年4月20,邢望力夫妇前往河南省罗山县灵山镇,看望被非法软禁的人权律师江天勇,4月23日上午当地淮河派出所所长恐吓他们说,邢望力“不老实,就搞(整)他”。当天下午邢望力去北京上访。

4月27日,邢望力在北京市东城区正义路邮局寄信时,遭北京警察拦截盘查并扣留,后转交给地方政府带回息县,被以“寻衅滋事”行政拘留15天。

5月12日,邢望力转为刑事拘留。他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上写着,邢望力被抓的原因是“至(错别字,应为‘自’)2000年以来多次信访,赴京非访”。

id13032683-unnamed-1
邢望力上访被认定为寻衅滋事。(维权网)

邢望力的律师在法律意见书中,请求检察院不予批准息县公安局的提请逮捕,以维护邢望力的合法权益,“维护刑诉法保障人权的基本精神”。希望为邢望力办理取保侯审。

律师认为,邢望力不构成寻衅滋事,他的行为没有刑事违法性和社会危害性,不符合犯罪的基本特征,不符合逮捕条件。

首先,北京是人民的首都,任何公民都有前往的自由,去北京或寄信、寄材料的行为均不违法。北京警方没有作出任何警告、教育及警示,充分说明嫌疑人在北京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和事实。

上访是国家赋予中国公民的合法权利。嫌疑人没有携带管制工具,没有聚集、围堵、拉横幅、扰乱交通、公共场所等危害公共社会秩序行为,不违反信访条例20条的规定。

记者致电息县淮河派出所所长张振华和息县公安局局长刘洋,但对方拒绝接听电话,记者又发短信,询问邢望力从被行政拘留到刑拘、批捕的原因及法律依据是什么?但对方没有作出回应。

律师:中共任意抓捕 不能用法律来衡量
近年来,大陆维权人士因为到北京上访而遭地方政府打击报复、判刑的案例屡见不鲜。如,去年年底与邢望力结伴到北京上访的天津访民张兰英,在进京当天即被截访人员带回,早些时候已被批捕。

江西宜春访民孙任秀被指“越级上访”、“给当地政府工作人员施加维稳压力”,于今年4月被判刑三年六个月。

湖南株洲的肖芳因强拆问题多次上访,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一年半。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在对申请信息公开的答复中称,“训诫属于对本人的宣传教育,不属于行政处罚。”

id13032690-xiaofFotoJet-1-600x907-1
北京警方称训诫不属于行政处罚。(受访者提供)

邢鉴也曾致电前门派出所警察,对方承认有登记邢望力的信息,称只要是上访人员,他们就可以给带回来。该警察并亲口承认:邢望力在辖区没有违法行为。

原大陆维权律师陈建刚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共做的事情,对人民的这种压迫、镇压,这种拘禁、任意地抓捕,他们是早就把法律完全推开了。这是中国当今的现状,己经不能用法律来衡量中国的现状。他对此感到很痛心。

他说,“今年面临所谓的中共建党100周年,我已经陆陆续续看到好多朋友被抓捕的信息,还有对更多人所谓的稳控。中共不惜付出让十个人甚至更多,再加上几部车来控制一个人。也就是要达到一个像铁桶一样没有声音的状态。”

“现在中共可以以法律的名义,随时抓捕任何一个人,给扣上任何罪名。而且可以剥夺掉当事人所有的权利,包括自我辩护的权利、请律师的权利,以及其他人权。中共可以对当事人实施酷刑,以及其它惨无人道的虐待等等。这是中国人当今的现状。”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记者:李新安
公民权利网地址:http://www.cncivilrights.com/arrest-and-sentence/180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