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来安县人民法院法官给我制造了冤假错案

  举报人:陈积海,男,1956年7月4日生,汉族,安徽省来安县电力公司退休职工,现住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万鑫世纪苑22幢2号。身份证号:342322195607040015,手机:13382401411
1-210509141933506
  案件主要事实:
  一、来安法院(2013)来民一初字第00568事调书,
1-210509142030Y0
  置疑:1、审判长徐雪梅,时任民一庭庭长,现任来安法院副院长,在庭审中不审核案子的真实性。庭审时被告公司蒋怀宝已不是该司法人而是持过期失效的证书,冒充出庭应诉。原告陈思勇在开庭之前三年就已收到被告人工程款分别是2010年7月12日收到材料和人员工资134650元,2010年8月12日收到蒋怀宝278000元。我于2013年6月3日向来安法院申请再审,到2014年4月21日何建国副庭长才告知我不予立案。不给我书面决定书,只是口头告知。10个多月才回复,而且又不给书面的,明显严重违反办案程序,安排何建国作伪证对抗组织调查。
  2、陈三祥,该案主谋、时任法人代表总经理,伙同石维功、叶向阳、刘长友等黑恶势力人员强行霸占该公司股权。继而伪造建筑工程协议书起诉书,自己不出庭却叫蒋怀宝冒充法人参加庭审,2013年6月21日在法院明确说不知道公司在跟陈思勇打官司,2013年6月25日又说:我于2013年6月24日支付了陈思勇514800元,加上原法人代表蒋怀宝于2010年8月12日支付给陈思勇的278000元,现在陈思勇的工程款已经全部付清。陈三祥在6月25日向法院递交陈思勇的二张收条。陈三祥在2014年7月2日向法院递交由本人签名盖有司章印的“情况说明”,陈三祥多次更换该司法人,多次出庭参加南谯法院庭审,只座在旁听席上,和社会恶势力、罪犯薛耀勾结,让薛耀充当该公司法人、总经理,对我进行诬陷打压,至今还在霸占我的房产并出租获非法所得,拒绝覆行南谁法院(2016)皖1103民初1311号的判决书。
  3、陈思勇,该公司房产承建人
  2011年2月10日就收到了我工程结算款951600元,该款已经在南谯法院置证。而在2013年3月20日开庭前分别收到2010年7月12日的134650元,和2010年8月12日278000元。为什么还要诉讼,向法庭出据伪证,不如实陈述,开庭前的陈思勇亲笔承诺书,即2013年3月18日就已收到陈三祥2013年6月24日的514800元工程款,岂不可笑。陈思勇勾结薛耀在2018年皖1122民初2478号的庭审中做伪证,出伪证据。
  4、蒋怀宝,该公司原法人代表
  蒋怀宝听从陈三祥的安排,持过期失效的法人证书,企业编码,出庭作伪证,虚假应诉:蒋怀宝在2014年5月26日来安公安局的询问中如实说:是陈三祥让他出庭放,其工程协议起拆书都是陈三祥搞好的,我没有给陈思勇工税款,我没有钱,我只转给陈三祥60%股份,房子是陈积海的,我没有那么傻。
  5、刘长友刑满失放人员长期从事涉黑、放高利贷,诈骗
  刘长友使用非法手段取得该公司40%股权,和陈三祥相互勾结,对我诬陷、打压,诈骗我30万元。
  6、王佩柱、长期从事诈骗、非法集资、作伪证
  在2018年11月27日2478案的庭审中应薛耀安排出庭做伪证,诬陷加害于我,在做“情况说明”伪证时把落款时间写成2019、4、22号、向法庭提交。在多起案情里作伪证,虚假陈述,拿法律当儿戏。
  二、来安法院(2013)来民一初字第00294号案件
  审判长来安法院民一庭副庭长张超
  置疑.1、该案2013年1月28日立等受理。3月7日张超在原告王朝平的陪同下,在南京将传票告知我。3月7日送达传票,3月12日开庭只有5天时间,其中还有周末2天,不够法律规定的举证答辩期。张超直接冒用王佩柱的传票签名,让债务人王佩柱不能出庭申辩,直接查封保全我的房产,而不查封保全债务人王佩柱的房产。和律师史佃文合伙伪造所谓的手机信息,阻止我按流程进行的字迹鉴定,对借条的真实性也不调查,当庭威胁我“我审的案子你告不赢,你到检察院、到县纪检委去告我去。”蛮横器张、无法无天,肆意裁判。
  2、王朝平,来安供销社职工,长期从事放制贷,销售假酒,吃喝嫖赌,长期包养女人。
  3、40万元的借条是如何形成的,缺乏真实性,王佩柱是如何将30万的借条换成40万的借条,又换成54万元的借条,换条时为什么又不让王佩柱撤回原借条?最后又为什么在40万条上做手脚冒充我左手签字到法院诉讼?王佩柱在2016年9月14日的“严正声明”给出了解释。从王朝平合谋张超送传票时间,到如何阻扰王佩柱出庭到,与史佃文律师调包信息,到一直不申请执行债务人王佩柱。而变本加厉对我及我家属的执行。王佩柱在2016年9月14日的“严正声明”说明了问题。
  4、执行法官郭跃才,胡作非为,主观臆断,从执行开始就查封查扣我和我爱人的帐户、工资卡,把我列入黑名单。而为什么不执行
  债务人王佩柱,还多次威胁“陈积海你等着、看我怎么治你”明显滥用职权。
  4、执行法官丁必军,与罪犯薛耀密切配合,薛耀让查扣我南京帐户里的钱,查封我住房公积金,丁必军就这么做,阳奉阴违两面派。而最近来安法院委派王焕东转职、叶宝联庭长负责解决与我关联事情。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丁必军竟然拿不全对我执行的全部案号。拿不出对我的全部执行裁定,更不知道到底执行了我多少执行款。在我的一再追查下,丁必军在2021年仓促执行了王佩柱5000元执行款。三、来安法院(2013)来民一初字00948号案
  审判长来安法院民一庭副庭长张超
  1、开庭我代理人申请张超回避,将债务人王佣柱列为被告到庭举证,对原告提供的借条篡改部分进行字迹鉴定。回复:庭审法官是摇号摇出来的,不能更改。原告没有起诉王佩柱、不予追加王佩柱为被告。借条篡改的部分不起什么作用,没有鉴定的必要,全部回绝。
  2、原告刘长友,刑满释放人员,出狱后不思悔改,长期放高利贷,暴力逼债,非法拘禁借款人。因该案是我为王佩柱借款50万进行担保,刘长友多次对我使用暴力,拿凶器追查我。我女儿为保证我安全,从银行贷款30万元,替王佩柱还债,刘长友当面承诺,我给30万元之后就不再找我了。2013年5月13日刘长友到来交法院起诉我,偿还王佩柱的借款50万元及其它费用。我们当庭拿出已还30万的凭据,法庭在查清已还30万元的事实后,刘长友故意欺骗法庭,理应中止审理。但做出让我偿还刘长友20万元及相关费用的判决。我不服向市中院上诉,并以刘长友涉嫌诈骗向来安公安局提出控告。刘长友在2013年1月17日在来安公安局与我达成协议,不再找我要剩余的20万及相关费用。11月18日在滁州市中院刘长友承诺:任何时候不再要求陈积海履行00948号的判决。
  3、王佩柱在南京市栖霞法院(2016)苏0113民初2721号案的庭审中辩称于2012年12月已部结清刘长友本息合计56万的事实。王佩柱2012年12月就已还清了刘长友566万元的借款,而刘长友却在2013年5月15日又起诉我作为担保人,偿还50万元及相关费用。还刻意隐瞒了我被他逼去的30万元,企图再诈骗50万元没相关费用。刘长友明知道王佩柱已还清了借款,做贼心虚,在中院承诺,判决书中剩余的20万也不敢要了。
  4、最近我向来安法院起诉刘长友不当得利,归还我30万元时,刘长友与王佩柱相互勾结、串通,在审判长余世予的配合下、竟然要求南京栖霞检察院,对我涉嫌虚假诉讼进行立案调查。明明是刘长友在搞虚假诉讼,反而警匪一家、污陷我是虚假诉讼,贼喊捉贼,岂有之理,但我相信司法正义、公正,一定能查的清楚,依法对刘长友绳之以法。
  据了解当事人陈积海介绍已经与来安法院两任院长沟通、反映,
1-21050914204O16
  但都是话说得好听,没人去做。
  2021年5月上旬记者陪同当事人来到滁州市法院、检察院、安徽省高院、省检察院反馈问题。据省检察院介绍目前这个案件,领导已经批示。指示滁州市检察院处理案件,目前正在处理中。(刘倩 张鹏)
来源:http://www.cnsdxinwen.com/html/shehui/20210509/3246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