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宾县人大代表谭天义在警察面前打人至今未被追究?

本站讯 2023年5 月23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宾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宾县啤酒广场打人案,随着庭审的进行,一段段警方执法记录仪拍摄的视频被一一解密。令人感到震惊的是,视频显示:就在警察赶到现场后,几名凶手居然当着警察的面,就敢继续打人。更令人感到错愕的是,啤酒节的举办方老板、宾县人大代表谭天义也在打人者行列之中,并且检方已经认定其参与打人,至今却未被追究刑事责任。庭审被解密的多份视频,看后直让人脊背发凉!

此案发生于2021年7月14日。这一天,哈市下辖的宾县正在举办啤酒节,王梓沣受好友任某某之约,开车从哈市来到宾县高铁站前啤酒广场内与朋友吃饭。王梓沣酒后因寻找任某某及张某某的手机,与啤酒节举办方老板谭天义弟弟谭天爽发生了口角,竟演变成一场群殴。令人感到惊愕的是,警方赶到现场后,几名凶手竟丝毫不把警察当回事,当着警察的面对王梓沣进行多次殴打……而当他不得已紧急驾车逃离时,竟然被定性为危险驾驶遭到起诉!

对于此案,宾县检察院起诉书(黑宾检刑诉【2023】10号)是这样认定的:殴打王梓沣的谭天爽、李成龙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因二人认罪认罚且与王梓沣达成和解并取得谅解,建议判处谭天爽、李成龙八个月有期徒刑,依法适用缓刑;对殴打王梓沣的窦广君及人大代表谭天义另案处理(至今未被追究);王梓沣应以寻衅滋事罪、危险驾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王梓沣系在被他人追打情况下使用小型刀具划拉抵挡他人殴打具有自卫性,造成一人轻伤不能认定随意殴打他人;其认罪认罚,与被害人等人达成和解进行民事赔偿并取得谅解,可以从宽处罚,建议判处寻衅滋事罪七个月有期徒刑,依法适用缓刑;其危险驾驶系在被多人连续殴打多次心理产生极度恐惧怕再次挨打情况下将车开走,主观恶性不大,行使距离较短,人身危险性不大,没有造成危害后果,与其他危险驾驶行为有所区别,可以从宽处罚;其认罪认罚,建议判处危险驾驶罪五个月拘役,依法适用缓刑,并处罚金人民币16,000元。

案发后,王梓沣曾与对方达成过和解协议,随着警方提供的视频解密后,王梓沣的辩护人对该起犯罪公、检、法的办案提出强烈质疑:

1,为什么执法警察在场,打人者反而更凶?为什么执法警察在场,有人可以随意砸车,警察均不予以制止?人民警察的职责到底是什么?

现场出警警察马相云的执法记录仪显示:谭天义(当时为政协委员)到场后,其听信母亲耿吉云虚假叙述王梓沣行为后,立即动手殴打了王梓沣,当时出警的警察王雪东(哈尔滨铁路公安处宾州站派出所所长)、马相云(宾州站民警)不予制止的行为,纵容了谭天爽、李成龙、窦广君前来多次群殴王梓沣,四人殴打行为,造成王梓沣头面部轻伤二级的后果。王梓沣在警察面前被打伤后无人管后,在听到有人喊“揍他”,为了保命,不得已驾驶不到100米的距离被逼停后,窦广君与陈忠成将王梓沣的车辆砸毁,警察王雪东、马相云也不制止,反而在新立派出所向其调查时,谎称其没有看到谭天义殴打王梓沣,来充分犯罪团伙的保护伞。

针对王雪东、马相云在执法过程中的严重不作为,已经涉嫌渎职的犯罪行为以及充当犯罪团伙保护伞的行为,辩护人已经向哈尔滨市铁路公安局、哈尔滨公安处警务督察支队进行了举报,在铁证面前,该督察支队竞认定二人不违法。

2、为什么公安机关(宾县新立派出所)在侦办该案件过程中,故意不追究人大代表谭天义及其母亲耿吉云、窦广君等漏犯?检察院的起诉书认定谭天义和窦广君殴打王梓沣的的事实成立,应另案处理,但新立派出所就是不予追究。对此,检察机关对办案机关下发了二次检察建议,至今,办案机关无果而终。

3、为什么殴打王梓沣的窦广君与执法的交警刘向光在现场公开进行非法交易,却被认定为合法执法?现场出警的王雪东的执法记录仪显示:2021年7月15日1时3分49-54秒:窦广君向站在道旁的刘光向要烟,刘向光很主动很自然地递给窦广君他自己的烟的情形,确定双方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熟悉且是十分要好的。交警提供的提取王梓沣血样的现场视频在1时51分23秒显示:殴打王梓沣的窦广君上前与刘向光交谈,并向刘向光说:“……有啥事你吱声,完了有啥事你告诉一声,这都是兄弟,他都听我的”,随后刘向光与及窦广君一同走向谭天义一群人处,与谭天义等人进行交谈。刘向光的执法记录仪更清晰记录了他们非法交易的内容,其拒绝提供,目的就是来完成与窦广君的非法交易。

4、有证据证明检察机关指控王梓沣危险驾驶犯罪的证据为非法证据,为什么法院对该非法证据不予排除?辩护人称,其在庭审中对检察机关指控王梓沣构成危险驾驶犯罪存在的非法证据,依法提出了排除申请(王梓沣血液中酒精含量的鉴定意见,黑龙江骏博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人谢伟、刘丹竟然使用了废止的标准进行鉴定,且在鉴定中根本未进行平行比对检测却谎称进行了该检测程序等)。任伟(审判长)、董婷(主审法官)、杜春禄作为审理王梓沣案件的合议庭成员,在有证据证明(鉴定卷宗中的原始记录确定使用了废止的鉴定标准,谢伟当庭承认使用废止的标准是因其比现行的标准更准确,当辩护从询问谢伟其他鉴定程序问题时,谢伟竞嚣张的让辩护人自己看文件规定)王梓沣的危险驾驶犯罪存在严重非法证据,属于必须排除的情况下,三人竟然公开挑战法律不予排除,为什么?法官的审判职责是不是查明事实、依法进行认定?

5,为什么王金友在现场被打成脑出血的一级轻伤,新立派出所在近二年的时间不予处理?新立派出所的办案人李伟告知王金友,因王金友存在在文化广场被他人殴打、又有王金友在120到场后自己起来摔倒的情形,所以无法确定王金友的伤情是如何形成的。王金友倒地的视频显示:王金友倒地的身体均为左侧,王金友就医的医大一院及方正医院的病例均认定王金友是右脑部受伤(脑出血),常识都能确定王金友的摔伤与王金友的右脑轻伤结论完全是无关的,文化广场的视频显示,未有任何人殴打王金友的头部,为什么新立派出所却以王金友的伤情无法认定是谁造成的?

……

王梓沣的辩护人认为,种种迹象表明,在此案的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在操纵公检法,举办啤酒节的老板谭天义既是宾县人大代表,又曾是政协委员,在宾县甚至哈市都有着很深的背景,也正是因此,他至今都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在办案中,公检法三家连警察执法记录仪记录下的证据都可以完全无视,还有什么能算是他们眼睛中的证据呢?难道宾县真的是法外之地吗?

对于文中各方观点,媒体只是如实引述,并不代表媒体和记者的观点,媒体和记者也不敢妄加评断,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评断。我们期待着法院的公正审判,更相信法院最终能够做出公正的判决,以还原此案的真相。我们更期待纪检监察部门的早日介入,进行全面的调查。对于本案的进展,媒体将继续关注。(记者一刀 胡杨)

原文来自今日头条: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244146146699133472/

视频链接:https://www.ixigua.com/7247033742844232195?logTag=daff105ce01d6baf616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